中国枣产区    首页    河北    山东    山西    河南    陕西    新疆    京津    南方    东北    西北
您的位置:中国枣网 > 文化之旅 > 正文
您尚未登录,请点击这里登录

枣荫浓浓

日期:2011/1/10  来源:中国枣网   浏览次数: 7771  [打印] 

       在高家店老家院内,有棵百年老树。家里人都晓得,这树是尚志爷爷小时栽种的。树干弯向西南,象个驼背老寿星。散开的枝条年年伸展,占据了庭院上的空间。从清明到深秋,斑驳的浓荫遮蔽了家中那略呈长方形的小院。
  
  岁岁年年,浓浓的荫伴我长大。直到走出那处处印有我儿时踪迹的农家院,那满院的花香,那红艳艳脆甜的儿,那曾给我惬意清凉的浓浓荫,依然挥之不去的常驻心头。常常是不期那一晚,梦中在荫下饭桌上复习试题,为总也考不好着急,或又骑在树杈上,寻寻觅觅的找吃。迷信的人总说梦到吃儿不好,我却从不信。
  
  爷爷种的树,结的是那种头儿尖尖,掉在地上能摔破的脆,许是据它长得尖嘴猴腮的模样,村里人都管它叫。别看它熟时吃起来脆甜脆甜,却不宜晒干食用,失去水分后就皮皮缕缕的没有肉。母亲常用姥姥传授的办法,把没有裂纹的红小心采摘下来,洗干净后在半碗酒里打个滚,象拿鸡蛋那样轻放坛中,尔后把盖严的坛口用黄泥封好。等到春节时食用,打开坛口,甜甜的儿带着酒香,还象刚从树上摘下来时那样饱满鲜亮。

  春天里风儿稍暖,那些争春的花儿不等绿叶长出来就急匆匆的开了。光秃秃的树枝上,金黄的是迎春,粉红的是杏花,雪白的是梨花,嫣红的是桃花,姹紫的是泡桐花……直到清明过后,香椿都上了餐桌,树才开始慢吞吞的向外努芽。在万紫千红的春天里,它自信得象位压得住阵脚的将军。直到五月上旬,树叶才一簇一簇的长成型。黄绿色的小花比针鼻儿大不了多少,害羞似的藏在叶柄下悄悄的开放,甜丝丝的花香味溢满庭院,引来一树采蜜的蜂儿嗡嗡嗡。
  
  蚂蚁也是对甜味极敏感的动物,花蜜引得它们排着队,在树上急匆匆的爬上爬下。我有时故意和它们开玩笑,拿卫生球围着树干划一圈,树中间就仿佛有了条楚河汉界。上下的蚂蚁们爬到这儿,似乎都感到不对味,急得一个个交头接耳却不敢贸然前行。浓烈的樟脑味,使它们原地打转或又迷迷糊糊的返程,那情形看了直让人发笑。直到樟脑味儿散去,蚂蚁大军方可恢复乱了的次序。
  
  花儿凋谢后,谎花落了一地。叶柄上那蘑菇状的小不点,就是受粉后的儿了。放学归来,常观察那儿的变化,从尖尖的蘑菇状,到长的象绿豆、象黄豆、象花生、象手指头肚儿,我都心知肚明。母亲总吓唬我们说儿小时不能吃,吃了会长疖子,其实是怕我们过早地糟蹋儿。那年月家里穷。称盐打醋买煤油,都得靠那几只下蛋的老母鸡,甭指望大人给买零嘴吃。眼巴巴地等儿长大甜了,就成了心中急切的期盼。
  
  刮风下雨时,常有半大的青壳郎掉下树。这没有甜味的儿弃之可惜,我和弟弟们常把青做成玩具。用手指甲在的上半部掐两道眉儿,眼眉下用指甲相对着掐,挖出眼睛。鼻子是在两眼中下对掐,关键是要下方翘起来而上方还与肉连着,这样才象人鼻子。鼻子下方掐嘴巴,脸的两边掐耳朵,耳朵只须掐一下,向脸的后方翻过去而不能掉,不然就不象耳朵了。做完这些再找个木棍在头下一插,一个孩儿就做成了。有的孩儿眉开眼笑,有的孩愁眉不展。开始还纳闷为什么会这样,后来才明白,这只须调整嘴角儿上翘还是下撇就成。孩儿若分男女也好办,脑门上掐几道留海,就是女孩,那秃着脑门的就是小子了。
  
  我们还能把青儿做成小磨。用小刀在的中间拉一圈,而后剔去一半的肉,让核与下部相连,选一般大的儿,也照此办理,只是还得小心把核也剔出来,让这一半和带核的一半正好契合。而后在带核的底部,斜插三根小木棍做支架,在上面的一半上横插一根做磨棍,一个用手指拨着转的磨就做成了,玩起来饶有情趣。农村的孩子大人没钱给买玩具,都是你学我、我学你的自己动手做。单单是一团黄泥巴,我们就能玩出象摔炮仗,做泥人,用瓦当印花等许多花样来。
  
  稍大的农村孩子,再贪玩就受限制,早晚得帮家里干活了。记不清多少个清晨,睡梦中被母亲喊醒。睁开惺忪的眼,就听见树上麻雀们那唧唧喳喳的叫声。极不情愿地起床,背着草筐下地给猪羊去砍草。砍的草少时又怕挨母亲的骂,就在草筐下面支上柳条,再把灰菜、芦草虚蓬在上面回家交差。母亲明明看出来,还是说砍的不少,倒叫我下次不好意思再偷懒了。小时候常不小心把手砍破,我左手的手指上,横竖大小不一的伤疤,都是小时砍草留下的。砍破手母亲从不让我往伤口上撒干土,回家后用热水洗净,抹红药水,或撒牙膏粉,用白布包上,几天以后也就好了。
  
  树上除了鸟儿光顾,夏日里知了独了也是常客。独了知了个头小的多,肚皮是蓝绿色的,叫声也比知了清脆好听。因个头小,容易被刀螂捕获,每当独了的叫声嘎然而止,不是受了人的惊吓,就是被挥舞两把大刀的刀螂逮住了。
  
  七月十五腚红,八月十五肉红,村里人都这样形容儿的成熟过程。我和弟弟们可没这耐性,等儿刚刚发白有点甜味,我们就爬上树挑个儿大的尝鲜了。等到儿全红,树上的儿已被我们吃个差不多了。弯弯的老树,树皮也被我们爬得溜光稀滑。
  
  最憎恶树上的壁虎,皮肤和树皮一样的颜色,如果不小心用手碰着它,吓得我立刻头皮发麻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壁虎毕竟还是怕人,慌不择路时往往会掉下树,逃走时舍一条尾巴在地上,于心不甘似地在那儿左绕右绕的刷锅
  
  树上的儿打没了,可它还能帮我们家风干玉米。秋天自留地里的玉米熟了,剥玉米时经心留几缕包皮,这样好把两只或四只玉米系在一起,尔后卡到树枝上。等上千穗玉米都挂上树,那错落有致的金黄煞是好看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写满诗情画意的丰收图,我依旧是历历在目。
  
  在浓浓荫下长大,年年都吃那又脆又甜的儿,对爷爷的感激也油然而生。常常一个人冥思苦想,为什么儿就叫呢?莫非是古代人因为它结的果实特别甜,吃了忘不了所以还要寻寻觅觅去找它。就这样年复一年满山遍野地找呀找,久而久之就管它叫了吧?!我也由此悟到,一个人若想被世人赏识,就得丰富自己的学识,用毅力和勤奋凝聚能力,让自己也象树那样结出让人念念不忘的果实来。
  
  爷爷栽下的树,荫护惠及了儿孙几代人。虽然爷爷早已渐行渐远的去了,但这浓冠如云的树,在我眼里已是爷爷的化身,它的浓荫,它的果实,仍向后人传达着他的拳拳爱心。许是受爷爷种这树的启发,长大后的我特别爱种树。
  
  推开二十一世纪的大门,我们迎来了喧闹的知识经济时代。伴随着森林锐减、资源短缺、水气污染、沙漠进逼,人类面临地球日趋变暖恶化的生存环境。为了鱼儿赖以生存的江河湖泊不再干涸,为了小鸟都有安居的家园,为了让黄沙蔽日的天空变得湛蓝,也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在某种意义上得到延续,真诚的希望人人都为子孙后代,为脚下这片热土留下一片浓荫。

上一篇: 枣乡枣树----飘落的记忆
下一篇: “蜂蜜罐”的传说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郑重声明:
①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枣网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同本站联系。 联系电话:0991-5099966
        本类 热门文章
        信息搜索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       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